闲茶子(咸猹子)

不会画画但很想向往的我啊。

世界上最远的距离莫过于想法太多而画技有限,
无比心累啊_(:з」∠)_
其实是画了一个脑洞来着。。
  而我却清楚地意识到,
  他,不会再回来了。

“伍兹小姐的花……克利切很喜欢。”
“嗯?!!”
“那真是太好了呢……”
“对吧……皮尔森先生。”

评论(3)

热度(43)